情场:遭遇背叛你该如何自救[转]


  爱情常如四季,也许前一秒你还在晒太阳,下一秒你就落入冰河里。

  他背叛了!她逃跑了!他退缩了!她怨恨了!

  于是……

  你报复了!你追踪了!你威逼了!你放弃了!

  结局……

  怨女、恶男、泼妇、贱人。

  这就是这段感情最后的注脚。

  换一种结局……

  何不深呼吸一次,告诉自己,我放下了,我决定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儿云彩。

  A 告别“食人花”

  郭子 24岁 某大学研究生

  (采访手记:他的故事曾在母校的BBS上广为流传,当事人及其马甲们吵得不亦乐乎。编辑和我商量选题时,我马上就想到联系郭子。现在的他,生活得平静而满足,在这次分手事件中,他认为最幸运的选择,就是果断离开她,以及没有冲动地“手刃”那对贱人。)

  我一辈子记得我大二那年的分手糗事,虽然我恨不能忘得一干二净。

  当时的女友南南,是校园里的一朵娇花。名花虽有主,也被人松土——南南身边的狂蜂浪蝶从来挥之不去,作为男友的我,整日如芒刺在背。

  吵架从我们交往一个月后就是家常便饭,到了那年“五一”放假的时候,我们又大吵了一场,起因是大一的某师弟,也是著名的纨绔子弟,明目张胆地钓南南。他送南南玫瑰花,南南拒绝,我欣慰;他再送南南最新款“诺鸡鸭(诺基亚)”,南南接受,我狼狈。问她为何欲迎还拒,南南满不在乎地回答:“谁稀罕那花啊,要送就送实惠的!”我又问南南:“那我又算什么呢?”南南轻轻一笑:“你是不需要花太多钱就可以和我厮混的有福之人。”我靠!我他妈算什么了!

  然后又吵得昏天黑地,直至濒临分手的边缘。

  五一节的假期里,我狠狠喝了3天酒,难过、颓废,想起和南南在一起的半年,初时的甜蜜早就被后来每天的提心吊胆代替。假期的第4天,我喝到半醉,脑子里全是南南的影子,确定了那个幼稚的我不能离开那样的美人。

  当时南南自己在外租房,我们虽然吵架说要分开,但是我还有那个屋子的钥匙。我在酒吧结账离开,趁着月色像行尸走肉一样来到了南南的住处,我想对她说对不起,我想对她说我认了,我想对她说不要踢开我哪怕她身边的狼再多!(我想说,我真他妈不是男人!)我甚至想象南南在面对我的低声下气时,或得意或不在乎的眼神。

  进了她家,伊人还没回来呢。我知道她从不寂寞,而目前弱势的是我。我发了会呆,就在木地板的座垫上坐了下来,背靠着床打开手里还没喝完的最后一瓶二锅头,闷闷地灌。

  可能是我几天没睡好觉了,可能是我喝了太多也喝得太累了,可能是老天的安排要我以后做一个有脊梁的男人!总之,我困倦地睡着了……

  醒来的时候,我意识还很朦胧,耳边有一些似真还幻的声音。还有就是感觉很黑很黑,我记得我睡去的时候,眼前还有灯光。我觉得浑身酸痛,努力慢慢撑起来,头却撞到了什么东西,幸好我起身很慢,还不至于撞得很猛烈。

  然后,我回忆起来了,哦,我是在南南的家里,我在这里是为了等她回来重修旧好的。可是我不小心睡着了,睡去的时候我无意识地倒在地板上,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滚到了床下……

  哦,那个似真还幻的声音变大了,我当然听得出来,那是什么声音。还好,只是前戏。我想了一想,还是决定马上爬出来。我故意咳嗽了一声,然后传来南南的一声尖叫,另一个陌生的男声吼道:“什么人?!”

  我迅速从床底爬了起来,站好,尽量,微笑。床上的南南我认得,太熟悉她在床上的模样了,那个男人,那著名的纨绔子弟,有些气势汹汹,有些目瞪口呆。

  我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就把钥匙扔到南南身上,“我来还钥匙的,不好意思,不小心睡着了。”然后,转身,出门摔门,大跨步回宿舍。

  丢脸吧,也许是的。不过有时候想起来咬牙切齿,有时候又想大笑三声。

  在挽回一段感情的时候,男人也许很贱很霉,每个人都有踩到狗屎的时候。

  所幸的是,现在的女友很乖,对我也够好,重要的是让我安心。我也非常满意现在心平气和的自己。如果要保持一个好状态,就要选择那些适合你的人,就像我这样的男人,就应该远离那些食人花一样鲜艳的女人。


  B 君子的“报复”

  冷刀 26岁 已婚某设计工作室负责人

  (采访手记:冷刀说他没拍结婚照,因为提不起那兴致。时至今日,他才发现,自己记忆最深的仍然是背叛他的前女友,但现在,婚也结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他却发现,目前的生活似乎毫无意义。)

  就说说那个女人吧。

  白皙,腼腆,是位美人。特点是面善,有母性光辉。我女友时间表中的“二代目”。

  我一共交往了3位女友,然后和三代目结婚,算起来她真真是继往开来的关键一位。

  因为她,我和第一位女友分手,因为她,我认识了第3位女友。

  我还记得,她当时是这样对我说的:

  她(含泪):“我们,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吧……”

  我(微怒):“暂时什么,什么暂时?要分手明说!”

  她(微颤):“也就是冷静一下,大家给彼此留个空间……你别这么凶……”

  我(惊了一下):“我凶?——要么你直接说,你踹了我,要么就安生和我过,没什么暂时不暂时!”

  她(干脆大哭):“我真的很挂念他,但是怎么也放不下你——你不要折磨我了!”

  那个她口中的他,是她新认识的同事,刚刚毕业的男生,据说比她小5岁。哦,好棒的姐弟恋,我无语。

  我曾经也是她同事,不过确定恋爱关系以后我就辞职换了工作,因为我一直反对办公室恋情,会造成很多事情拎不清,作为男人,我当然选择自己走人。

  2年了,我以为所有奋斗都会有个好结果。我给她留一个干净轻松的工作环境,竟然是给后生留一个登堂入室的便利。

  什么事情都喜欢直来直去的我,直接质问她,她居然提出暂时分开。我就愤怒了。

  “你太有母爱了,姐姐!”我嘲笑她。“和他在一起,你想得到自己的未来吗?你将来怎么打算?——而我们可以马上就结婚,你只要下定决心就可以。”

  我又软又硬的态度让她很久都没有说话。

  “我们,还是分开一个月吧!请给我一个月的时间。”她很好听的声音在说。我的天,这女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呢?

  一个月里,我的思想与精神被这件事刺激得不行。我貌似硬汉,其实对女人,常常束手无策。我承认那以后我就变了。

  一个月后,她来找到我,清瘦了,看来也经受了一番苦楚。当然,和年轻弟弟谈恋爱,对方的不懂事与幼稚,会让女人开心多久?而她,是想回到我身边来结婚的。呵呵,很不巧我却刚刚听说,那个弟弟回老家了,他们一开始就打算露水一场,在她看来是上演一出“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一个月”那样的爱情电影。

  我理解,对女人来说,和一个突然而来的浪子短暂相恋,然后浪子离去,和身边一直默默守候的君子结婚,是很爽的一件事情。可是这个对她很爽的事情,恰恰伤害了我的骄傲。也许我无法当她爱情脚本里的那个君子。

  我很难过地对她说:“我们,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吧——你的这件事情伤害了我,我可能需要一些时间,才能慢慢恢复。”

  她默默地同意了,问:“那是多久?”我苦笑着回答:“也许一个月,也许一年。”

  真的过去了一年。

  一年里,她按时来看望我,和我保持联系,我始终很佩服她那淡定的态度与坚持不懈,是愧疚还是她早就准备好承受她出轨的后果呢?我不解。反正一年的时间已经到了。

  我拿着我的第三位女友的照片,这是她曾介绍给我的一位中学同学,对她说:“我要结婚了。再见吧。”从此形同陌路。

  是报复吗?在这场爱情中,我是否让自己显得高人一等?显得真的很有种?

  只是,我看到她听说我要结婚时的那张脸,依然波澜不惊。

  难道她是用一年的时间去赎那一个月的罪?如果只是赎罪,那么她对我早就不是爱了。可是如此一来,我处心积虑的“报复”,就显得多么多余与可笑。因为她无求于我,我就无论如何也伤害不了她的。

  那张波澜不惊的脸,也许还暗藏着对我的嘲笑吧。

[本日志由 随然 于 2008-01-12 10:58 AM 编辑]
上一篇: 人生需要蓝颜知己
下一篇: 隔音海绵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 爱情 感悟
相关日志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5988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邮 箱: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,邮箱地址不会公开.
网 址: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.
内 容:
验证码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 字 | UBB代码 关闭 | [img]标签 关闭